还使我学会了粤语、国语等语言

2019-09-06 17:10

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年,我儿子7个月的时候,老公在城里租了一间房子,才把我们母子俩接过来。我母亲终于也原谅了我并接纳了我们一家三个。

于是继续我行我素。但母亲可不是跟我闹着玩的,她说到做到,态度十分强硬,一点也没有通融的余地,到最后,我跟他结婚的时候,差不多就是众叛亲离的了。

我并不相信他的话,我对他说:一切都太晚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我们之间也许只剩下友情了。

不久,我又找到了一份月薪两千多元的工作,在一家大型外资企业当业务员,这在当时是令很多人艳羡的一个职位。从此我就开始了炮灰媳妇当家的生活。

大嫂认定我不可能跟他小叔子过这种苦日子,说不定哪一天熬不下去了就会偷偷跑掉的,所以她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,就连我上厕所她也跟着。那段日子,怎一个苦字了得?

他将信将疑,我就指着一位同事说:就是他。暗地里我又对那位同事说:那个人老缠着我,你帮我一下吧,就说你是我男朋友好吗?

我在广州找到一份酒店的工作,总算安顿下来了,没想到,没多久,他就找到我了。

可是初恋并不死心,那时他们家在广州买了房子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广州,他就天天到酒店来找我,我见他一副锲而不舍的样子,就对他说: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你以后不要找我了。

据他所说,他到香港之后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忙,所以没立刻给我写信,等到他安顿停当之后再找我,我已经不在了,他是费了很多周折才打听到我的下落的。

而年轻气盛的我当然不会在乎这样的恫吓,再说我也认为自己在家,一向都是被母亲宠着的,她这么说肯定只是吓唬吓唬我,不可能当真的。

一这样想,我的心里就有那种很决绝的感觉,我背起行囊,一个人去了广州,我想的是远远地离开这个地方,那样,我就能彻底地忘记他。

我们一结婚,就卷起铺盖双双回老家来了,因为我母亲不认他这个女婿,所以我只能跟他回他乡下的家。

那位同时就是我现在的老公。他比我大7岁,其实从认识他开始,我就对他印象不错,他不是那种特别出众的人,但给人的感觉是踏实、可靠,是那种可以实实在在过日子的人。

我左等右等,几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有他的一点消息,那时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:不要再等下去了,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。

意料不到的是,和他假戏真做之后,却遭到我家里人的强烈反对,我母亲甚至扬言,如果我要跟他,就别想再踏进这个家!而这,也是导致我后来,炮灰媳妇当家的原因。

说起我和老公的婚姻,说起我那炮灰媳妇当家的身份,就要讲到我的初恋。我的初恋要追溯到更远一点,他是我青梅竹马的伙伴,一起念书、一块玩耍,慢慢地,就有了那种朦胧的感觉。

17岁那年,他们全家移居香港了,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他这一走就音信杳然。那时候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,但也不至于几个月收不到一封信吧?

说起来还应该感谢我在深圳打工的那段经历,它不但让我积累了很多工作经验,还使我学会了粤语、国语等语言,也培养了我落落大方、从容不迫的气质,不然,就凭我小学四年的学历,怎么可能在众多的竞聘者中脱颖而出呢?

资讯排行